向经典致敬丨到鲁艺,欣赏世界最大的小叶紫檀木雕作品《清明上河图》
2020-05-22



如果谈论中国古代绘画史,有一幅作品一定绕不开,那就是《清明上河图》,它是中国十大名画之一,是北宋风俗画的精品,属国宝级文物。画作共绘有800多个人物(一说500多,一说1000多,说法不一没有定论),还有大量的牲畜、建筑、树木、桥梁、大小船只等等,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
(请转动手机横屏欣赏) 

鲁艺木雕作品《小叶紫檀清明上河图》
(点击可查看大图)


这样伟大的作品吸引历代众多名家临摹,而且也都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比如明代仇英的坊本是其中的佼佼者。此外,这幅作品也大受民间手工艺人的喜爱,用自己的作品向它致敬。


鲁艺正是基于这种崇高的敬意和对自身工艺的孜孜追求,创作出这幅“小叶紫檀清明上河图木雕作品”,它是由几十位高级工艺美术师历时5年4个月完成,长9.6米,整体高2.21米,重14吨,是世界最大的小叶紫檀清明上河图木雕作品(目前正在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融合了浮雕,透雕,圆雕等雕刻技艺,难度系数非常大。


鲁艺木雕《清明上河图》



作品主体选用印度小叶紫檀,底座选用老挝大红酸枝,小叶紫檀本身价值就高,而且纤维非常细,适合柔韧的雕刻,能做到:横向走刀不阻。整体布局错落有致,特别是人物雕刻表情各异,惟妙惟肖,走线纤细如发丝而不断,栩栩如生,彰显仙作雕刻的高超技艺,是罕见的艺术作品。



鲁艺集团董事长庄明芳先生带你了解木雕精品《清明上河图》

 

《清明上河图》背后的故事


别看《清明上河图》这件作品现在是无价之宝,但是问世以来,几经战火,历经劫难,真的可谓一波三折,若不是命运使然,也许我们也只能在一堆的仿作中喟然长叹(关于这部分的故事,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上网搜索五进宫四出宫的故事,很传奇)

其实翻阅众多资料,会发现历史有时就是给人以无穷的想象空间,在合理的范围内,大胆推测,小心求证,(反正想象又不负责任)这样揣摩来揣摩去,就可能揣摩出不得了的东西,而这东西很有可能就是事实。 


“盛世危图”说


研究一幅作品,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他可能会受到时代环境,个人品格等等的影响,而有不同的看法。(比如明朝太监冯保看完画,他的评价仅仅是比较肤浅的“心思爽然”)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盛世危图的说法呢?

咱们还要从画里寻找答案。

《清明上河图》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只画了一条街就将北宋末年汴京郊区和城内河道两岸建筑和民生尽收眼底,画面十分热闹。

鲁艺木雕《清明上河图》


但是繁华的表面背后,往往潜藏着许多危机。

要知道,清明上河图成图没多少年,就发生了靖康之耻,北宋由此灭亡。

元代李祁将《清》卷与具有劝诫之意的《无逸图》相类比,认为犹有忧勤惕厉之意”,“勤”就是百姓的艰辛劳作,“厉”即街头出现的种种险像,首次提出《清》卷对朝廷社稷有着特殊的警示作用

明代邵宝跋文:……令人反复展玩,洞心骇目,阅者而神力欲耗,而作者精妙未穷,信千古之大观,人间之异宝。……君臣优靡淫乐有渐,明盛忧危之志,敢怀而不敢言,以不言之,意而绘为图。令人反复展阅,触于目而警于心……

意思是说你看京城好像很繁华,君臣就知道享乐,看起来每个人都过得很舒服,其实有很多忧患,大家都知道的,就是不敢说,所以我画出来,圣上你自己感受感受,我已经尽力了,你要是不明白,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这个也是肯定《清》卷的警示作用,语言比前人更加入木三分。

遗憾的是邵宝这么有建树的跋文,不受重视,在后来就被裁掉了。 

空无一人的城门(鲁艺木雕《清明上河图》)

这种警示在画中有多处表现。

宋朝火灾频发,本应重视防火,但“望火楼”竟然无人把守形同虚设,“潜火兵”的营房被改为饭铺,军巡铺改为军酒转运站,河道上也没人巡航,满船的私粮在京师囤积,根本找不到督粮官的影子,连城门上都无人防守,别说胡人金人了,什么人能够随意进出,文官武官却在虹桥上争道……还有士兵精神懈怠,毫无斗志,甚至当街睡大觉……

想想看,当时的大宋朝,可是正受西夏、辽国、金国的威胁,京城竟然毫无忧患意识,简直细思极恐。

试问,国家腐朽到这个地步,不灭他灭谁? 

鲁艺木雕《清明上河图》

《清明上河图密码》就是从这个名场面入手,徐徐展开画卷,抽丝剥茧,牵出一系列的阴谋。

船上的人惊慌失措,合力拉下桅杆,桥上的人惊呼不断指指点点,文官武官桥上争道,完全不顾危机的靠近,岸边还有人大声呼喊……

这座虹桥没有桥柱,不直接受到激流冲击,所以坚固耐用,五十年都不坏。无论从力学结构还是外观使用,都堪称完美。据说,这是由一个关押在监牢里的士兵发明的。


有这么一个人就根据《清》卷所透露的信息,赋予画中人物生命,将这幅复活。

卖饼郎、挑夫、挑碳夫……如果你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底层人民,那你就错了。

他们有可能是眼线,是细作,是金国派来的卧底,还可能是与官勾结的亡命之徒,每个人都是一条线,织起一道沉重的网,织一个千古奇局,山雨欲来必定风满楼,祥和之中暗藏杀机

这就是《清明上河图密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非常过瘾。(此处真不是广告) 


算命


宋代流行阴阳五行、推步占卜,所以汴京有很多以此为生的人,据王安石的说法,从业人数可能达到上万人,有些人因此成为富有阶层,达到“封君不如”的程度。甚至有术士说:士大夫的命运,在我可否之间。可见占卜被应用到政治斗争中,上图中的算命摊子就建在官衙旁。


清明过后不久就要进行科举考试,当时的儒生热衷于解命,前程仕途如何,先来占卜占卜,通常人家也不会给不好的话,图个好彩头总归是好的。你看这门庭若市,全国考生何止千千万,难怪生意火爆。

这种走街串巷拉客的,怕不是因为算的太差,以至于连摊位都摆不起。 


逃生路线图


这个说法嘛,很有意思。

是一个脑洞奇大的成果。

根据《清》卷跋文所说,张择端一开始并不是画家,而是到了京城才开始绘画,原因很可能是为了谋生。

张择端之所以到京城,目的是为了投奔岳父颜振鹤,和定下娃娃亲的颜小姐成婚,谁知岳父得罪当朝蔡京被捕入狱,后来暴死狱中,颜小姐也不知去向。

张择端只好流落市井,一边打听颜小姐的下落,一边靠给寺庙修补壁画勉强度日。

一日,张择端偶遇一个玉树临风的俊秀公子,两人相谈甚欢相见恨晚,张择端说自己想要画一幅汴京胜景图,那位公子听了大加赞赏,并赠金给他表示鼎力支持,这让张择端顿感热血沸腾。

此后,那位公子虽然没有再来,但总有一个老者给他送钱送物,让他的生活和理想都没有后顾之忧。

但是不论张择端怎么问那位公子的下落,老者都是一副“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我不知道。”的表情,时日长了,张择端自讨没趣,也就不再问了,反正他能接着给钱就行。


鲁艺木雕《清明上河图》

一晃三年过去了,张择端却迟迟没有落笔,这难产程度可以跟哪吒他娘有得一拼了。

老者急啊,你怎么还不开始画呢?

张择端也很无辜,这汴京城最雄伟豪华的地方就是皇宫,我都没见过皇宫,怎么画?

说得也是。

老者说那行吧,我来安排。

过了几日,老者果然来了,带着张择端真的就进皇宫了。

张择端一边看一边赞叹,哪哪都想摸一摸看一看。

老者又急了。大哥,这可是皇宫啊,你能悠着点吗?要是让圣上知道,你我吃不了兜着走!

接下来发生的事,证明flag这种事古往今来都是一样,千万别随便立,立了就离打脸不远了。

这边正急着呢,宋徽宗携着妃子突然就出现了,吓得老者拉住张择端就跪在地上,半天不敢抬头。

宋徽宗疑惑,这家伙是谁?从哪冒出来的?怎么没有见过?

要说张择端运气真是不错,很有主角光环,眼看身份就要败露,结果忽听殿外高喊:“不好了,圣上!运送花石纲的船沉了!”

这段时间宋徽宗沉迷玩石头,这不又让人送石头来了,眼看就要到京城了,竟然闹出沉船事件!这还得了!

什么可疑人物,什么爱妃南非的,通通靠边去!

匆匆忙忙就走了。

鲁艺木雕《清明上河图》


张择端长吁一口气,抬头看见一张脸,正对他盈盈而笑。

咦?这张脸怎么这么熟悉呢!

咦?你不是那位公子吗!

咦?你怎么是个女的!

咦?你怎么这么好看!

张择端惊奇地跳起来,发出连环惊叹。

原来那位公子就是大名鼎鼎的李师师,与张择端分手之后被宋徽宗看上,带进宫里去了。

一入宫门深似海,进了宫哪还能出得去,所以只好让老者去接济他。

两人久别重逢,心情分外激动。

咦,我为啥要激动?

她是皇帝的妃子,我激动个啥?

不管了,先激动再说。

李师师向张择端诉苦,宫里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她实在不愿待在宫里,她想逃出宫去,问能不能帮她画张逃生图。

张择端拍胸脯保证没有问题。

于是,张择端匆匆出宫,开始他的举世之作。

哪里比较堵,哪里路好走,街边店铺叫什么,都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简直就是大宋朝的导航地图。

图画好了,很快就送进宫里去了,张择端忐忑地在地图尽头等待。

她会来吗?

她真的会来吗?

啊,我怎么那么不相信。(喂喂,你已经忘了人家颜小姐了吗)

他当然没有等到李师师,图被宋徽宗发现了。

宋徽宗的绘画鉴赏何其高明,一看觉得这画真是不错,于是在上面用瘦金体题了“清明上河图”五个字并钤上双龙小印(这部分现在已经看不到了,专家猜测在收藏过程中可能因为损坏所以被裁掉,也有猜测是某藏者觉得这部分比较值钱,裁下来另外装裱)

但是他越看越觉得这画不对,越看越让他感觉不舒服,于是转头就赐给了向皇后的弟弟,把它送出宫了。(有推测说画卷里原本应该还画有皇宫部分的内容,但是被宋徽宗下令裁掉了,你品品……)

《都城记胜》记载:“谓有娼妓在内,可以就欢,而于酒阁内暗藏卧床也。门首红栀子灯上,不以晴雨,必用箬盖之,以为记认”。宋朝的酒店,门首通常都悬挂着红栀子灯。如果红栀子灯盖整天盖着灯罩,表示这家酒店还提供“特殊”的服务。


以上,是这个说法的版本故事,小编添油加醋演绎了一番(看热闹不嫌事大),按说以宋徽宗爱画的疯狂程度,这样的杰作不可能随随便便就送人了,这太不合常理,没准他是从中看出了什么,被戳到了痛处,也未可知。(反正——脑洞也不负责任

而且这里面还有很多想象空间,比如张择端和李师师到底什么关系,画里那家“孙羊正店”的酒楼,对,就是挂着红色灯笼的那家(古代的“红灯区”),会不会就是李师师生活过的地方?也不知道最后张择端找到颜小姐了没有,不过,这个时候,可能颜小姐已经不重要……了吧……

 

其他说法


此外,还有认为《清》卷描绘的是“太平盛世”的说法,根据就是宋徽宗题写的“清明上河图”五个字,借清明二字来显摆自己的文治武功。持这种观点的有著名鉴定专家史树青。他认为:“清明非指清明节这一天,而是作为称颂太平盛世的寓意,清明即政治清明。”

不要以为古人不懂享受,“饮子”摊前卖的可不是白开水,据《东京梦华录·州桥夜市》记载,卖的饮子中有“砂糖冰雪冷元子、生淹水木瓜、药木瓜、砂糖绿豆甘草冰雪凉水” 等,一般都含有两三味中药,不仅可口好喝,还有养生功效。


有人根据“清明”两个字,认为此画是清明节的景象,上河就是上坟的意思,还有宋徽宗“水在河上春”的题诗为证,这是比较普遍的看法。持这种观点的有文物鉴定专家郑振铎先生和书画鉴定专家徐邦达先生等。

持清明说的认为这是清明扫墓回城的景象,持秋景说的认为这是打猎的景象。


有春景之说,自然就有反驳之说,河南开封的孔宪易先生通过对木炭、石磙子、扇子、西瓜、服饰等考证研究,认为这些东西都不应该在春天出现,所以画的是秋景。“清明”既不是节气,也不是太平盛世,而是指的“清明坊”。


“十千脚店”是店名,到了晚上点上蜡烛,就是灯箱广告了,前面那匹马的旁边小二端着饭碗去送外卖,宋朝没有夜禁,而且经济很繁华,人民生活相对来说比较舒适,难怪很多人说穿越就想去宋朝。


你瞧瞧,张择端只是画了一幅画,却让后人这么折腾,吵来吵去谁也没说服谁,不过艺术的魅力正是因为如此,才更显有趣。

参考资料:

丨故宫名画记: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卷跋文考释——兼考图文之遗缺  (余辉著)

丨小顾聊艺术——《清明上河图》为什么只画了一条街道?

丨微故宫——《一场春天的旅行》

丨东方资讯——《清明上河图》中的场景到底是不是清明节

丨大臻艺术网——《解密清明上河图,824个个人物详解,及其背后的阴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