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人生不想坐一把“交椅”
2021-05-22


交 椅


如果说一个人是某某单位的头把交椅,就是说这个人在单位里权力最大。“交椅”在漫长的文化进程中逐渐形成了一种文化象征,它作为椅子的功能逐渐弱化,演变成了一个权力的象征。



交椅的前身



交椅,起源于古代的马扎,也可以说是带靠背的马札,是一种坐具。


魏晋以前,中国人主要是席地而坐,并没有垂足而坐的椅凳家具。在汉代随着“丝绸之路”的开通,中国与中亚地区的交往频繁,异域游牧文化被作为新奇的流行和时尚进入中原,尤其得到了汉灵帝的狂热追捧。



《后汉书·五行志一》记载:“ 灵帝,好胡服、胡帐、胡床、胡坐、胡饭、胡箜篌、胡笛、胡舞,京都贵族皆竞为之。”这里提到的“胡床”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马扎”。汉灵帝无论是衣、食、居、行乃至娱乐生活都是非“胡”不可、无“胡”不欢。在他的带动下,京城的贵族都竞相效仿,游牧民族绑在马背上用来歇息的胡床(马扎)也就随之传入中原,并得到了广泛的使用。


当然,有喜“胡”的,就有不喜“胡”的。《贞观政要》中写到:“炀帝性好猜防,专信邪道,大忌胡人。乃至谓胡床为交床,胡瓜为黄瓜,筑长城以避胡”。隋炀帝对“胡人”很忌惮,一方面修建长城防范“胡人”入侵中原。另一方面,对存留的游牧“胡”文化也大力清除,就连西域传入的“胡瓜”都要改名为“黄瓜”,由此,“胡床”改名为“交床”。




交椅的演变



交椅最早产生于唐代,是由胡床演变而来的,通常被认为是从席地而坐向椅坐转变的标志。随着坐姿的集体性改变,中原地区家具的设计制作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高型家具成为主流,交椅在五代时逐渐发展起来,大量出现则是在宋代。胡床的形制到了宋代,开始变得更加舒适,四腿加长,坐面得到抬高,有了扶手和靠背,前足托泥上还有一个小小的踏板,既能坐,坐累了还能靠着,舒适省力。



这些变化在一些文学作品中可见端倪。例如,苏轼《点绛唇·闲倚胡床》词云:“闲‘倚’胡床,庾公楼外峰千朵。与谁同坐。明月清风我。”秦观《纳凉》诗云:“携杖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 由此可见,此时一些胡床已非仅能折叠的凳子,更增加了“倚”的功能,范成大《北窗偶书》诗云:“胡床憩午暑,帘影久徘徊。”正是可以用来倚靠,夏日午间靠着它即可休憩。由于它在功能上已是椅子,故又称之为校椅或交椅。


交椅的设计还在靠背的中间顶部加了一个半圆形的结构,因为类似荷叶,所以称之为“荷叶托首”,即承托头部的一个部件,关于荷叶托首的创造,在宋代张端义的《贵耳集》中有记载:“今之校椅,古之胡床也,自来只有栲栳样,宰执侍从皆用之。因秦师垣宰国忌所,偃仰,片时坠巾。京伊吴渊奉承时相,出意撰制荷叶托首四十柄,载赴国忌所,遗匠者顷刻添上。凡宰执侍从皆用之。遂号太师样。”可见,虽然在设计上,确实有创新之处,但荷叶托首的设计,显然出于迎合权势的考虑,充满了媚态。



在宋代,交椅是一种比较高贵的椅子,主要有金交椅、银交椅等,一般人家是没有的,通常在行军、围猎、出游时携带,给地位较高的人或主人休息使用,只有仕宦大家或有名望的人才有资格置备交椅。在宋代和元代,有直背交椅,也有圈背交椅。可是到了明代,直背交椅就比较少见,只留下圈背交椅一种了。因此,明清两代通常把带靠背椅圈的称交椅,不带椅圈的称“交杌”,也称“马扎儿”。



交椅的文化地位



前面提过,交椅原本作为日常生活用具,逐渐变成一个文化符号,象征至高无上的权力,那么为什么会有这种演变?


说起来这跟皇权思想有关。在中国封建社会的政治制度中,皇权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权力,所以在皇帝出行的时候,只有皇帝能坐下来休息,一旦累了,就把交椅摆出来,是不分场地的——有可能在路途当中,有可能在行猎的时候,有可能在船上,所以交椅慢慢就形成了一个权力的象征。后来它深入民间,也一定是年长的、有权力的人才能享受这种椅子带来的乐趣和舒适。




《三国志》中引用《曹瞒传》:“公将过河,前队适渡,超等奄至,公犹坐胡床不起。”讲的就是作为最高指挥官的曹操,在行军中坐交椅上休息的场景。清宫绘画《康熙南巡图》里也记录下康熙帝在船上坐着交椅,而其他人都站着的场景。


《水浒传》里,梁山好汉一百零八将摆座次,谁都想争坐那第一把交椅,等到宋江坐了头把交椅,他就成了梁山好汉的大哥大,这就是权力的象征。《金瓶梅》中有这样的描写,李瓶儿为讨得西门庆的欢心:“上面独独安了一张交椅,让西门庆上坐。”“独独”,就是只此一张,让西门庆坐到上面。因为西门庆妻妾成群,每个人都想讨他的好,他是家中主人,权力最大,所以用交椅来体现他的地位。



对于宋代文人来说,一件称心的家具可使生活适意,称之为文人雅趣,常为后人效法。譬如,苏轼不但使用过交椅,而且还坐坏过交椅,此事记载于宋代诗人杨万里《诚斋诗话》中。说东坡路过润州(今江苏镇江),当地官员与文人设宴隆重招待。临散场时,歌伎特意唱了一首东坡好友黄庭坚所作《茶》词,词曰:“惟有一杯春草,解留连佳客。”“春草”指茶,是说惟有这杯茶懂得我们留客的心情。苏东坡生性幽默,故意开玩笑说:“原来你们留我,就是让我吃草呀?”此语一出,大家笑得前仰后合。东坡当时坐在一把交椅上,歌伎们站于其后,扶着交椅大笑,结果东坡自重加上歌伎们的着力使得此椅轰然倒地。《诚斋诗话》如此描写:“诸伎立东坡后,凭东坡胡床者,大笑绝倒,胡床遂折,东坡堕地。”一时成为文坛佳话。



交椅的类型和特点



按靠背造型,宋代交椅可分为直搭脑型与圆搭脑型两种。


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山西闻喜县下阳金墓壁画、山西岩山寺金代壁画、南宋肖照《中兴瑞应图》、南宋时大理国《张胜温画卷》、南宋佚名《历代名臣像·岳飞像》(南薰殿旧藏)等画中就有直搭脑交椅。按靠背的方向,直搭脑型交椅可分为横靠背型与竖靠背型,前者可见于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赵太丞家”中的交椅,后者可见于南宋肖照《中兴瑞应图》。



圆搭脑型交椅较为多见,它的搭脑与扶手连为一体而形成Ω形椅圈。其靠背多为竖向,形象可见于宋佚名《三顾草庐图》、金佚名《二十四孝图》、河南焦作宋冯汝楫墓《冯汝楫画像》、江西乐平南宋墓壁画、南宋赵仲间《五王熙春图》、宋佚名《蕉阴击球图》、北宋张择端《清明上河图》(“赵太丞家”后面楼上交椅)以及四川广元南宋嘉泰四年墓石刻浮雕、四川泸县南宋墓石刻等作品中。Ω状圆形的搭脑与扶手也形成后来交椅的基本形制,等级相对高于没有扶手的直搭脑型交椅。


古代还有一种叫“醉翁椅”的椅子,实际上就是直背交椅。明刊本《三才图会》中记述:“此盖始也,今之醉翁诸椅,竹木间为之,制各不同,然皆胡床之遗意也。”在很多古画中,人物就在醉翁椅上半躺半坐,全身放松惬意休息。像仇英的《桐阴昼静图》、唐寅的《桐阴清梦图》等等名画中,都有这类椅子出现。这种躺椅式交椅有明至近代均见于传世,但明式绝少,连见多识广的王世襄先生愣是一把都没有碰见。所以,在苦寻40年之后,终于在美国加州古典家具博物馆中碰得,立马著文记录。


明代黄花梨带枕直背交椅


交椅最大的特点是体轻,腿部交叉,可折叠,便于携带,适合长途跋涉后的憩息之用,在宋代较为流行。但是它也存在缺陷,由于受力点在腿部的交叉轴心,即使通常对此处进行了加固,也不太结实。这一点不像其他的中国坐具,大多是四足落地,承重在四足上,可以“立木顶千斤”。所以,古代交椅的传世量非常少,专家说,明代黄花梨交椅存世极少,全世界加起来也不超过十把。


交椅的功能很多,行军打仗,打猎出游,都可以使用,所以也有“行椅”、“猎椅”之称谓。在中式家具最为辉煌的明代,曾有“交椅、圈椅、官帽椅三分天下”之说,足以说明交椅在价值、雅趣、文化底蕴及象征意义上的珍贵之处。


试问,谁不想坐坐这样一把交椅?



---★---★---★---★---★---★---

文字来源丨网络

图片来源丨鲁艺、网络
整理编辑丨鲁艺
---★---★---★---★---★---★---